首页 > 体育新闻 > (体育)王霜:悲喜一年(下)

(体育)王霜:悲喜一年(下)

2021/12/02 15:35 文章浏览:47123

新华社昆明12月2日电 王霜悲喜一年(下)

新华社记者岳冉冉

(小标题)悲

折戟东京奥运会,是王霜心里的一道大伤。中国女足以三场小组赛1平2负丢17球的队史最差战绩早早被淘汰出局。四个月后,王霜终于肯谈那段“至暗时光”,并用“充满遗憾”总结。

首场0:5负巴西。赛后,王霜在新闻发布会上说:“中国队给巴西队制造了不少威胁,其中有4个球打在门框上,很显然,运气不在我们这边。”之后的两场比赛,王霜没有再接受采访,甚至在混合采访区记者叫她,她也是摇着头离开,没有停下脚步。

第二场,中国女足4:4憾平赞比亚,这是一场集齐了大四喜、“帽子戏法”、视频助理裁判(VAR)、点球、红牌等元素的比赛,王霜包办4球,但依然没能救主。“如果这场胜了,结局可能不太一样。”

第三场,中国女足2:8惨败荷兰。说起这场比赛,王霜皱起了眉,她记得这场比赛所有细节。“荷兰一球领先时,我们曾一度找到节奏,给对手施压,在第28分钟打成1:1。”确实,那个扳平比分进球打出了团队素养,中国队在荷兰禁区附近连续传球,最后由王霜助攻王珊珊,完成破门。

但随着荷兰队很快将比分反超为2:1,中国女足后防开始溃不成军。“说到最后还是心态,那时对于后卫线来说,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,我能够感觉到她们已经懵掉了,不知道该怎么踢了。我为什么说(吴)海燕的受伤影响大呢?那个时候但凡有一个老队员在后防线坐住了,叫她们、喊她们,呼应她们站出来,结果都会不一样。”

看着对手一球接一球打进彭诗梦把守的大门,王霜很急,“虽然输已是定局,但也要让人家看到我们的全场攻击力,我当时只有这一个想法。”

王霜觉得,奥运会的失利对年轻人来说是一笔特殊财富,但需要去反省总结,毕竟今后中国女足这杆大旗需要她们去扛。“我们跟世界强队差距在拉大,人家在大步跑,我们是小步追;人家20岁、21岁的球员都已经踢上国家队主力了,我们的(同年龄段)可能女超主力还没踢上。”

对于年轻球员,王霜想送上寄语:“并不是说要等到我们这批退役了,或者说受伤了,你们才有机会。你们得自己去争取,自己要有欲望,把足球当作热爱,要有那股劲儿。”她希望年轻球员有机会多去留洋,去经历,去体验比赛,这样人的成长会非常快。

兵败日本后,王霜很长一段时间缓不过来,直到陕西全运会,中国女足以奥运联合队的名义参赛并夺冠。“全运会的金牌,对当时每一名国家队球员来说,很重要,对我来说,更是幸运,可以为家乡湖北贡献一金,这也算是抚平了一些东京奥运会的伤痛。”

(小标题)诺

捧起女超冠军奖杯不到24小时,王霜开始了另一场比赛。

12月1日下午两点,昆明石林彝族自治县长湖镇维则青联希望小学,玫瑰梦想球场。王霜穿着蓝白相间的球衣,奔跑在深浅绿相间的草皮上,“由此闪耀”的红色挡板旁是中国女足的四幅巨型照片。

这是中国足协在云南建成的首个中国女足主题球场,以支持山区女孩追逐足球梦想。4月启幕时,王霜曾发视频给这所小学的孩子们,允诺一定会亲自教她们踢球。七个月后,她来了。

王霜对着环成圈的手指用力一吹,“哨”响,比赛开始,身着7号战袍的她化身“六年级女生”,挑战五年级队。“接球,回来防守!”“从一个局部转移到另一个局部,动起来,动起来!”“不要一起抢一个球!”王霜始终认为,只有在比赛中,才能把学的、练的、纸上的内化于心。她不遗余力奔跑,长驱直入下底,传球分给队友,给她们创造射门机会。“12号,踢得好,但以后别单单是破坏,想着把球抢回来!”半小时的比赛结束,2:1,六年级胜。

看着女孩们因自己的到来而兴奋,王霜说这场景像极了她小时候看见师哥师姐的样子,“榜样的力量太重要了。我来这儿,不仅想鼓励她们坚持梦想,也想看看足球给这些女孩带来了什么。”

从一早迈入校门开始,王霜始终看着孩子们眼睛说话;她会轻敲教室门,认真上足球战术课;参观孩子宿舍,她会摸摸床褥厚度;与孩子们一起排队打饭,她大口吃西红柿炒蛋,不浪费一粒米,然后认真洗碗,归拢餐具……

临别前,王霜和孩子们围坐在草地上谈心,回答各种问题:“姐姐为什么是左撇子?”“姐姐进球时为什么比戴眼镜的动作?”“姐姐为什么没有电视上那么黑?”……王霜一一作答,并跟孩子们许下了亚洲杯之约。“等我在明年女足亚洲杯进球,第一个庆祝动作就送给你们,你们一定要看啊,这是我们的约定。”

王霜眼里放光,她说在书上看到一句话,很认同:“一切智慧都包含在四个字里:‘等待’和‘希望’。”(完)